幾近消失的廣式雲吞麵

朋友外遊歸來,人在外地十多日, 雖然可以嘗到當地美食,但待久了還是心思思想吃一頓家鄉菜。 和很多香港人一樣,他最掛念的就是一碟叉燒飯或者是一碗熱騰騰的廣式雲吞麵。 那還有什麼比過來威靈頓街麥奀來一碗細蓉更能讓人解饞?雖然有說它擴充分店後的水準已經不及以往的穩定,但中環老店還是我心目中的雲吞麵前三名。

幾小口一碗的雲吞麵, 麵鋪在上面以免被上湯久泡而變淋,是傳統的廣式規格。

也來一碟蝦子撈麵看看如何。 麵的分量比雲吞麵稍多,與蝦子獨有的鹹香味產生化學作用。不消幾口就清碟,滿足感不遜大魚大肉。唯一不足是今天的麵碱水味稍重,幸好問題不算大。

雲吞當然是數十年如一日的規格,散尾的雲吞體積比市面細小,蝦肉跟豬肉的比例合理,不會如坊間的雲吞麵館般咬下去全都是蝦肉, 忽略了豬肉帶出來的味覺跟口感的提升。麥奀的湯底是走鮮濃路線,與對面鏞記的溫甜相映成趣。

牛根是可以想像的濃甜入味,好此口感者必食。

師傅功架。